館刀秘史


歷史,有部分可能已被人遺忘,有些或許消失於時間中,但有部分卻可以伴隨物件得以遺留下來。這次香港搜奇會拜訪了茅山神功-黃法靈師傅,並透過一件物件得知了一段史書沒有記載,但事件卻如「精武門」般的中國人血淚史。

隱山神壇 法器繁多

與黃師傅結識不久,他便告之我們可以到他神壇裡見識一把有十數年歷史,經過特別養祭過的東西,並且要我們感應一下它。香港搜奇會適逢其會,當然要一睹其玄妙處。

當天我(亞標)與龍女從元朗出發,幾經兜轉和一位會務助理-ALAN會合後才到達黃師傅的威靈堂。我們走過小路,甫進大閘,已見一大神壇坐立著面向大門,神壇上面橫寫著「大顯威靈」四字。

我們安頓好後,便四圍參觀一番。綜合我們觀察所見,神壇上放著了各式各樣的法器,如:葫蘆、打鬼棒等,有些更是聞所未聞,實在令人大開眼界!但獲得我更多眼光注意的是豎在神壇旁一把外形殘舊的刀。初時還以為只是其中一件特別的法器。

關燈感受 詭異氣氛

參觀後與師傅閒聊了一會兒,師傅便對我和龍女說:「起來到壇前,感受一下吧。」話畢,我們走到壇前,師傅再著令其他人把神壇紅燈外的所有燈,大門及窗戶都關上。就此整個環境便只有神壇上的數盞紅燈繼續發出淡淡的紅光。

其實我們在壇前站了數分鐘,感受並不大,只覺得淡淡的紅光為環境營造了一個頗詭異的氣氛。當時我們仍然未知黃師傅口中那把有十數年歷史,經過特別祭法的東西到底在哪裡?

就在此時,黃師傅從神壇旁拾起那把外形殘舊的刀,橫放在我雙手手掌上,當我一接過這刀,手心的第一個感覺是寒涼,就像摸著生了鐵銹的鐵一樣冰冷,但這刀的重量卻異常地輕。最神奇的是我托著那刀一會後,手心竟然開始傳來陣陣寒得刺痛的感覺!

眾人簡述怪事連連

過了十分鐘,師傅示意由龍女當上感應者,在她感應期間,黃師傅及其他人突然向我耳語,叫我可以多加留意龍女面上的表情有甚麼變化。雖然我從攝錄機的畫面中並沒有發現甚麼,但事後各人討論當時的所見所感,有的也很特別。

「其實我當時看到龍女臉上出現了很多的表情!」黃師傅與ALAN異口同聲地說。ALAN續說:「而且有些表情的口部更是誇張地重覆張開與緊閉!」ALAN所見的情況原來是有另一些面容侵入在龍女的面容上,而且除面容表情外,更見其中一個的身形是略高於龍女!

龍女就在此時開始訴說體驗中的感受:「起初,第一個感覺是有少許冷,接著慢慢便感受到那度寒氣一直穿過自己的掌心,而且到了差不多尾段,手中的刀自己無緣無故地震起來!」

燒衣.烘掌.驅寒氣

(龍女親述怪事)

黃師傅聽到這裡,即時查問我們的手有沒有感到刺痛,如果有的就需要化寶燒衣,烘掌去逼出那些寒氣出來,並叮囑我們雙手要不斷地烘著燒衣的火。事實上未燒衣前,我們的手確是感到少許刺痛,但一心以為是觸摸過這把殘舊的刀而出現的物理狀況!不過師傳說出這番話後,我們也儘管試一試,黃師傅亦著助手拿出金銀、溪錢等物品給我們化寶。

我們一邊化寶,一邊按照師傅吩咐,兩手掌心不斷來回的烘著那團火焰,嘗試烘出那些寒氣來。數分鐘過後,我開始感覺到掌心那種寒至刺痛慢慢轉換成平常火燙的刺痛了。而龍女更描述,掌心除感到火燙的刺痛外,還有不少水珠慢慢地從掌心滲出來,數量要比手汗為多。

正當我想追問時,龍女突然問道:「剛才感受期間,有沒有人走過來觸碰過我手上的刀?」

聽罷,我們都確定沒人走過去之後,她說:「到了中途,我突然感覺到手中的刀好像比人拿起,所以我本能地即時捉住那刀並張開眼睛看看你們,但確定了你們真的不在我附近後,心裡真是大惑不解啊!」

接近燒衣尾聲,師傅再三叮囑我們一定要將所有寒氣烘出來和要將所有衣紙化盡才行!要不將寒氣帶了回家就不是一件好事,因為始終會有傷害性。然而,燒衣過後黃師傅在討論期間更說出令我們頗為意外的事!

館刀揭秘 始料不及

(木刀揭秘)

原來整把刀裡裡外外包括刀刃、刀柄 和刀鞘竟然全是木製,我和龍女聽後也感到錯愕 !我們為此再三向師傅求證,師傅亦說明整把刀確確實實是用木製造的!而在我們仔細觀看下,才明白我們起初是被它那身青青銅銅的顏色「瞞騙」了!

回想起來,在我一開始接過這刀時,它的重量又真是很輕型,不像一般鐵器這麼重。唯一令人混淆的可能就是它那寒涼的刀身!一般來說,因為木是一種熱絕緣體,所以熱無法透過傳導散失,鐵則反之,因此我們觸摸木時應該較觸摸鐵為暖的。

但這個違背常理的現象今天卻出現了!之後師傅再給我們感受一把據稱是傳人方能擁有的木刀。兩刀相比,感覺是截然不同,傳人木刀放到手上甚至是有陣陣熱力散發著的感覺。

(傳人木刀)

然而這把寒涼木刀在違背常理的背後,原來還埋藏著一段華人在洋被日本人欺凌的歷史!

人血祭刀 怨氣過重

據黃師傅說,這把刀是由一位七十多歲的劉姓師傅給他的。他當初一摸上手就發現這把刀有異樣,他說:「不說背後故事不會知,如果當是一把普通木製的東西,你不會發現甚麼特別,幸好我拿上手就知道有問題,如果不是就麻煩了,因為劉師傅也是後來才告訴我這把刀過去。」

「幸好現在放在神壇裡已經好多了,怨氣亦純了不少。」他續說。 

之後,黃師傅更帶我們去拜會劉師傅的其中一名徒弟,親身講述這把館刀的淵源過去。

(徒弟親述木刀歷史)

原來這是當時一間日本武館的信物,而且十數年前,日本人在洋不止踢中國人的武館,更拿當時死傷者的血回去養祭這把刀,以示自己的威風!試問,當中的怨念又怎會輕易消散呢?

或許,種族情仇可以為館刀違背常理的現象作出一個的解說吧!

小記:每件怪異事件背後總有原因.知道其背後原因才可令整件事更為完整。

鳴謝:真心七十三教威靈堂_黃法靈 師傅
採訪:龍女、標、ALAN
攝影:標
撰文:標

 
     
   
 
 
 
自訂搜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