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搜奇幹事親述自身靈異經歷

提到「魚則」魚涌的鬼故,很多人都會說甚麼甚麼的商業大廈,連「鬼佬」也要請法師來超渡怨靈。但,龍女今次想講的不是這個,是我的親身經歷,而且更是因為在這裡的「訓練」,令我由沒陰陽眼的,變成了搜奇會出外考察的「感測器」。

事件發生在搜奇會前任幹事,亦是考察隊成員之一的家中……

初入屋已有怪事

初次到他的家,入屋右手面是廚房,過了廚房就是洗手間,而左手面全是廳,再行就是兩個房,一個是人家母親的,已關上門;另一間是他和他的弟弟的,沒有門,沒錯,是開放式、沒門的。

走過廚房,我以為廚房內是Auntie,還打算打個招呼的時候,Auntie從房裡出來,我當時第一個想法是:「只是錯覺了吧﹗」

下午時候,外面的陽光曬得人快要「溶」,而這裡卻半點陽光也透不到,更有一種種陰陰涼的感覺。

牆上會笑的少女

前任幹事是一個愛好藝術的人,廳的天花被他用油漆畫了一幅日與月共存的天空,他的房就必然不會例外。床的尾端是一幅人像,一個漫畫感覺的少女,不過手部有點不合比例。

他對我說:「這幅畫是我十四歲時候畫的,那時候我常夢見她,我的第一次也是與她發生」我想,究竟那個人活得真的像漫畫主角般,還是他把她修飾過呢﹖於是,我便問她現在在哪,他回應我:「我收了她到我的介指」

我馬上呆了,甚麼﹖她不是人來的嗎﹖這刻我望望畫像,那少女像是對我輕輕的笑了。我不禁打了一個顫抖,然後急步的走到廳坐下來。

之後,我藉故說有事走了。

夜半歌聲

因為要籌劃搜奇會的活動,所以大家又聚集一起討論,地點就要這位幹事的家。晚上這裡燈火通明,感覺反而比下午來的更好。

因為討論得太晚了,所以我們有些人選擇留宿,包括我。

當大家都熟睡的時候,我和他還在談天,然後我走到廳斟水喝,忽然聽到一把很清脆的歌聲,雖然完全聽不到她唱的內容,甚至乎語言也不知道,但那歌聲真的很動人、很吸引。那聲音像是由很遠的來,但卻而直入到耳內。我問:「聽不聽到呀﹖」他回應我時有點疑惑:「怎麼﹖你也能聽到的﹖」他這麼的一句,給了我一個提示,原來我是不應該聽到,而聽到的人代表與她接觸得到。

我和他討論夜深了不會有人在唱歌吧,而且還要清唱,更要那麼悅耳動人。於是他給了我一個很明確的答案:「所以那便不是人了吧﹗」

整夜,我再不敢多說話,一直待到天亮。

沒人的廁所竟發聲

因為要趕著搜奇會的網頁設計,當中只有我和這位幹事懂,所以我便要經常到這間屋,很多時夜深了就會留宿一晚。

這夜,終於把網站的結構及特定的圖案、排位處理好,於是便又開始聊天。說到大家都最感興趣的鬼故時,廁所傳來幾下聲響。那些聲音像是有東西跌了,而且還似是被人一下掃跌般,但問題是,廁所內空無一人。

我們靜止了一會,然後繼續話題,而情況又如之前般,沒人的洗手間發出東西被掃跌的聲音。今次我們停了,往廁所看看,然而每件東西都完整安好的。我們說:「我們不談了﹗」當然這句話的對象是她。

「不准提及我的名字﹗」

多次造訪這裡,每一次都有新鮮事,不是屋內多了人,就是多了一把聲音。有時還會不知道何故而觸怒了她,幸好的是,到了現在,我仍然沒因為她而受傷或發生任何不開心的事。

不過,最令我印象深刻的其中一件怪事,是透過電腦而發生的。

那天,我跟這位幹事在電腦上聊天,討論會務之餘又談及了很多的私人事。當然,最令我感興趣的,仍是他家裡的那女鬼。

我問他其實在那時開始知道她的存在,他的答案是14歲,即畫那幅畫像時;家人知道嗎﹖知道的;家人有被她影響到生活嗎﹖曾經有,尤其是弟弟,有一晚他睡了的時候,夢見有人要殺他,起來時發現戴著的觀音吊咀黑了,抹不掉的。還有其他人見過她嗎﹖有,不過見的不是他,是一個男性的靈體。(詳細情況可以到本會的網站收聽錄音)

我問了最後一個問題:她叫甚麼名字﹖而幹事還未回答我就下線了。我初時還以為他的網絡出現問題,怎料事實卻與我的問題有關。過了約10分鐘,他再次上線,他說:「都說了不要提她,你看,我打了她的名字,都還未按Enter就當機了﹗上線下線數十次啦﹗每次再上線都想告訴你她的名字,但每次都當了,唉﹗」

我沒去研究這是為何,只是覺得有點像恐怖電影的橋段,「不可以問碟仙是如何死的」,否則就會有事發生,這次經歷真的很像這樣。

之後,我們建立了網上電台,而這位幹事亦以被訪者的身分,講述他和他的家人在這間屋所遇到的事......

 

 

 
 
自訂搜尋